清朝大事记

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7-04-25 16:48:00  | 来源:《苍梧县志》

   顺治二年(1645)春二月大旱,直至八月十六日才下雨。当年发生大饥荒。  

  同年六月明巡抚瞿式耜到梧州任职。  

  顺治三年(1646)自二月至秋八月二十六日大旱,当年发生大饥荒。‘  

  同年十月明丁魁楚、瞿式耜迎接永明王朱由榔监国。于十一月十五日在广东肇庆称帝。次年,改元永历。十二月,永明王由肇庆回梧州。  

  顺治四年(1647)春正月明永明王由梧州往桂林,瞿式耜随从。  

  同年秋清水师副将杨超降于明。十月十四日,明将陈邦传、鲁可藻、焦琏等率兵收复梧州。  

  同年冬广东提督李成栋攻取梧州,陈邦传退走。  

  同年清兵占领梧州。  

  顺治五年(1648)二月广东提督李成栋叛清降明。  

  同年四月饥荒,斗米可换一子。明巡抚鲁可藻设粥赈灾。  

  同年五月明永明王至梧,七月,东下肇庆。  

   顺治六年(1649)十一月二十五日李自成旧部李赤心(李过、李锦)、高必正(高一功)等率忠贞营来梧州联明抗清,在此期间曾营救被陷害的忠臣严起恒、金堡、王夫之等。  

  顺治七年(1650)二月明永明王由肇庆返梧州,以舟舶为家。当年中秋,舟泊系龙洲,水殿庆节。  

  同年十一月永明王西上藤州,再由南宁入滇,入缅,最后为吴三桂所杀。  

  顺治八年(1651)春正月定南王孔有德派左翼前锋马骥进攻梧州。  

  同年八月明庆国公陈邦传与其子文水伯曾禹派遣将军到梧州向清军投降,并诱杀协守总兵焦琏。  

  顺治九年(1652)秋八月明将李定国收复梧州,清知府沈伦不屈而死。清提镇马雄出兵堵御,屡战屡败,文武官员躲避在江中船上。十五日,明兵至,清军又败;即联舟东下,至九月尾,始回。  

  顺治十年(1653)春二月明将李定国率安西兵从贺县经东安乡攻占梧州,清官兵仓皇登舟到火山逃避。李定国入城4日,主动撤退。  

  顺治十一年(1654)十月明将李定国派遣安西兵到戎圩,攻梧州不克。  

  顺治十三年(1656)两广总督移驻梧州。  

  顺治十六年(1659)苍梧守道陈宏业与知府祖泽润重建梧州城。  

  顺治十七年(1660)冬十月封川文德反清兵进攻东安乡,占据大桂山,被守道陈宏业镇压。  

  顺治十八年(1661)在梧州建立协右营水师,至乾隆十五年(1750),梧州协右水师兵额已达393名,桨船12艘。  

  同年两广分设总督,广西总督由巡抚于时跃升任,仍镇梧州。  

  康熙三年(1664)五至十月广东有数千人迁至梧州,知府黄龙查给钱米,随地安插,并给予赈恤。愿到其他地方去的,给予路费。发现乘机卖子女的,给予重惩。  

  康熙四年(1665)以守道分辖桂平、梧州、玉林,称盐法道,驻在梧州,兼理驿传。  

  康熙十一年(1672)厂税改隶苍梧盐道。  

  康熙十三年(1674)二月平南王尚可喜、总兵班际盛、督标副将王虎率师至梧,策应云南吴三桂反清行动。  

  同年六月反清军孙延龄遣总兵缑成德占领梧州,官属被捕。  

  同年七月缑成德为清督标副将屈大法、知府杨彦溶击退。  

  同年七月土贼陈士龙等乘机抢劫各乡,土贼周君道据多贤山脑为巢穴,四出抢劫。  

  同年十月总督金光祖命贡生蒙君祐、千总谢绍领兵300人,与乡兵共同破贼。  

  康熙十四年(1675)四月贺县贼李梅友、罗金鼐占据东安乡,劫掠贫民充兵,富民充饷。  

  同年六月反清军缑成德、孙延基、王邦相等攻梧州,与清总督金光祖大战,反清军败。七月,王邦相率军攻占梧州,毁督院及民房,建立镇署。  

  同年十二月贵县贼韦国栋在戎圩大抢劫,捉去男女百余人,抢走大批财物。  

  康熙十五年(1676)春二月清文武官员弃梧州东走肇庆。  

  同年三月王邦相占据梧州城,分掠附近州县。  

  康熙十六年(1677)秋七月清壬寅大将军傅宏烈收复梧州。反清军总兵王邦相、知府盖鸿、知县贺某及官民数百人弃城逃走。王邦相、盖鸿因桥断溺死。  

  同年梧州大水,毁坏民田。八月,清县令何炯请免本年田租。  

  康熙十八年(1679)清将军额楚、莽依图(蟒吉兔)、舒恕、穆成格等至梧州会师,共讨云南。  

  康熙十九年(1680)春反清军吴世琮攻梧州,被清将傅宏烈等镇压。  

  同年清将军赖塔进兵云南,途径梧州驻兵3天。官民不堪其暴征剥削、拉夫、送粮之苦,人民愤怒。  

  康熙二十年(1681)十月清和硕简亲王自柳州回师至梧州,征夫数百人。  

  康熙二十五年(1686)知府陈天植、知县尹维旆修建城楼。  

  康熙四十九年(1710)知府李世孝在茶山书院建讲堂学舍,并更名为观澜书院。  

  康熙五十一年(1712)九月初一大风雪,田禾无收。  

  康熙五十二年(1713)大饥荒,自春至夏,斗米银3钱,饿死者数以千计。知府李世孝捐钱赈灾,在大雄寺设粥厂施粥。  

  康熙五十四年(1715)知府李世孝奉建万年仓于茶山之麓,储藏捐纳之谷。  

  康熙六十一年(1722)连年饥荒,路中常见饿死者。府县官各捐钱,并提倡士民共同赈灾,社会始转安定。  

  雍正二年(1724)十一月戎圩发生大火。  

  雍正四年(1726)七月大水,有2条白巨鱼(或以为白暨),沿江而上至石良江汛,其一条自浮于水面,为渔民所得,重数百斤。九月长行乡河口山,二虎相斗。  

  雍正六年(1728)十二月大雪,树木尽折断。  

  雍正十年(1732)二月初一大风,夏郢渡船沉没,淹死7人。三月初九大风,安平江口沉船20余艘,淹死100多人。六月二十日晚,榜山下江水无风自立,东岸塌10余丈,盐船沉没,破坏小船无数。  

  同年铜镬大山匪首梁有兴、周三养、李文都、曾标、王吹简等数十人,自康熙四十年以来,盗劫长行等乡。狼总韦宏义搜捕,贼以铜镬大山为巢穴。搜捕急时则窜到西宁、封川,缉捕很久仍未捕获,雍正十年,知府吴土鲲缉获匪首梁有兴,斩首示众,其余土匪解散。  

  乾隆八年(1743)副将宋武英在府学宫后、光孝寺前(即今大较场)建演武厅以训练军队。  

  乾隆十三年(1748)十月二十四日大雪如棉花,当年米很贵。  

  乾隆十八年(1753)十月城外沙街火灾,烧死20余人。知府捐钱赈恤。  

  乾隆二十三年(1758)正月十六日大雪。  

  乾隆二十七年(1762)九月二十三日戎圩渡船重载沉没,淹死10余人。摄县事同知李文在出告示,规定船只载额数。  

  乾隆三十一年(1766)冬十一月戎圩发生火灾3次,烧毁民房600余间,知府吴九龄、同知史鸣皋及知县捐钱赈灾。  

  乾隆三十二年(1767)春正月戎圩发生火灾。  

  乾隆五十三年(1788)发生大饥荒,饿死者路上可见。府县官在城东大较场捐赈施粥。  

  嘉庆十三年(1808)梧州同知署由梧州府署左侧迁往戎圩。  

  嘉庆十八年(1813)府同知正式驻防戎圩。戎圩治安较差,同知已不管盐务,遂移镇戎圩,专门督捕匪徒。  

  道光元年(1821)匪首宋龙始率匪众千余人,踞铜镬大山,四出抢劫。  

  道光三年(1823)郁林刺史恒梧权驻守梧州,建允升塔。第二年建成,两广总督阮元巡视梧州,赋诗命名。  

  道光四年(1824)苍梧南五乡群众捐资在铁顶角建炳蔚塔。临桂三元及第状元陈继昌篆额,知府袁渭钟题“文峦耸秀”4字。  

  道光六年(1826)九月二十八日日将午,水西坊失火,妓馆被烧毁,许多妓女在烟焰中跳水而逃,被淹死数百人。第二天,船民捞尸积于沙畔,行人目不忍视,知府袁渭钟施棺殓尸。嫖客死者亦数十人。原妓馆在白鹤观下水边,连舟为台,至八九座,管弦之声,自黄昏达旦,火光烛天。后来,妓馆由白鹤观下水边移置于天官庙上河中。  

  道光九年(1829)知府袁渭钟修复五门城墙垛口坍塌处。城高2丈2尺(7.3米多),周长860丈(2866米多)。1956年据城墙遗变勘测,周长2750米,城墙高7.26米。  

  道光十二年(1832)知府钟禄奏明巡抚,免上缴荔枝、西瓜、柑子3项银320两,将银拨归传经书院,作为书院的经费。  

  道光十五年(1835)大饥荒,飞蝗蔽天,蝗虫所至,禾苗尽被吃光,府县官命人捕捉,但愈捕愈多。十二月,大雪如棉,厚尺许,蝗尽死。  

  道光十八年(1838)梧州知府刘锡方包庇鸦片运销,遭到梧州人民反对,逼使清政府将刘革职。  

  道光二十年(1840)春英军侵华。五月,官兵过境,并征调梧州兵援广州。鸦片战争开始。  

  道光二十一年(1841)夏巡抚梁章钜驻师梧州大较场,防御英国侵略;九月,复回桂林。  

  道光二十八年(1848)粤东张新(大头羊)、侯成(卷嘴狗)、田方(大鲤鱼)往来苍梧行劫。县令招抚张新等为捕役,他们与府县差总王瑞堂、王庸(混名豆皮满)、钟超、洪亮、壮丁头目温标等勾结为奸。两广总督徐广缙捕获王瑞堂、王庸,解往广东正法。张新等率同党数十人叛逃往戎圩,公开进行掳掠。各乡会党亦乘机起事,同义堂钟敏和、邓立奇各聚数百人,流动于思德、安平、平政、多贤各乡,抚河一带道路阻塞。  

  道光三十年(1850)秋七月五日张新等大肆抢掠戎圩,二十六日再次抢掠,受到团练抵抗,张新等复聚众于大贵江设私关。同义堂钟敏和、邓立奇、邓八等亦聚众在长行、东安等乡行劫,抢劫往来客船。梧州戒严,泊炮船于三角嘴,其时钟敏和踞安平的朝木岭螳螂界;邓立奇扰冠盖,后邓立奇、邓八被捕,地方得以安宁。  

  咸丰元年(1851)冬粤东天地会首领任文炳、梁掌、关福等驾波山艇8艘朔西江而上,榕潭峡的守兵兵少势孤,力不能敌,带着榕潭峡所设扒船4只以及炮械投降。  

  咸丰二年(1852)春任文炳艇军围梧州,梧州兵单难守,任文炳亦自顾船少不敢攻城,便勒取银2万两,改攻浔州。  

  同年五月任文炳率船500只,1万余人泊于戎圩,计划攻梧州。两广总督徐文缙来梧督战,任文炳部几乎全部被消灭,任文炳、梁掌战死,关福不知所终。同年张荣组、周祐、张汝瀛、荣林、陈宝等相继任苍梧知县。  

  咸丰三年(1853)陈瑞芝带潮勇来任梧州知府,饬令各乡所擒土匪送府正法,并设计杀已受抚而又专横跋扈的田方(大鲤鱼)、侯成(卷嘴狗)等人。  

  同年四月护林冲土匪沙尘杰扰吉阳乡,到处烧抢。  

  同年五月广东的张亦率众1000余人,在长行乡掳掠20余村。请兵剿捕,张退回罗定。大案土匪劫掠安平乡的灶脚坡、岭脚等处,当地的人民奋力抵抗,将其击退,甲长陈忠拔被杀害。  

  同年九月广东的安居盛(混名烂脚安)、叶四、岭底二在胜洲圩结盟聚众,攻抢冠盖乡的松柏村等处,民团团长李占魁防御被杀害,练丁被打死8人,请兵剿捕而散。  

  咸丰四年(1854)广东天地会起义,肇庆失守,东西路断绝。天地会首领梁培友、区润等率船100余艘围攻梧州城。城中火药铅弹用完,仅下郢一路尚通,陈登仕委绅士由北门用绳吊城而出,至思德、纯冲等处,取硝磺归,继续顽抗。后得藤县绅士朱五美等率团练1000余人来援。义军添关巨的1万余人,水陆环攻,城中守御如故。八月下旬,左江道张敬修带兵由桂林来援,义军围城到十月初,退回肇庆。  

  同年七月平乐乡贼匪攻抢泗化州,团练抵抗,土匪杨亚五内应,团练败。土匪掳去男女多人,打死练丁20余人。  

  同年八月多贤乡天地会首领罗华观踞浔阳乡,与潘庸、卢英、岑展图等发动乡民人会。团绅请兵围剿。  

  同年九月冠盖乡的高老益、钟亚通、叶四、范韦九、张华光等攻屈江岭,杀守隘练勇3人,打死民团团长聂步矩、陈杰观、李彰林,并打死练丁23人,攻克全乡。  

  同年九月长行乡李木火与广东何挠、亚歪二率众1000余人,由冠盖乡直上长行乡,占领广平圩,攻克全乡。  

  咸丰五年(1855)正月冠盖乡请兵办清乡,收复大坡圩,藤县戴九率众数千,来拒战,被潮勇打败,退回广平圩。  

  同年三月东安土匪由石桥圩来攻破石人寨,杀男女六七十人。  

  同年四月初八日清军收复肇庆。陈开、李文茂率天地会义军4万余人,分乘艇千余艘,沿江而上。潮勇鏖战不休,炮声震天。左江道张敬修驻扎德庆南江口,不能阻挡,待义军过尽,广东兵接着追来,广东武弁苏海不能越境穷追,张敬修恐梧州被攻陷,许诺以2万元,慰劳广东兵,让其追到梧州.商民奏足慰劳款后,广东兵撤退.  

  同年五月贺县土匪万余人,由浔阳出甘村,沿抚江掳掠,多贤二、五堡被害最重。  

  同年七月藤县戴九率数千,攻占须罗龙窝村,冠盖团练往救援,救出男女老幼700余人,死亡练勇邓阿黄、严能直等13人。长行乡请兵收复广平。  

  同年八月李木火与藤县戴九纠集数千人再次攻占广平。  

  同年九月至十月多贤、浔阳2乡请兵打罗华观,被罗华观打败,毙练勇苏嘉德等10余名。  

  同年十月大成国陈开屯兵安平乡人和圩,设税厂,江面阻塞,商旅不通。  

  咸丰六年(1856)七月长行乡李木火与容县黄大等千余人,占据胜洲圩。冠盖、长行2乡起团攻打,练勇死亡4人。  

  同年秋浔州义军进攻梧州,由于潮勇固守,无法攻下,义军退回浔州。  

  同年冬黄钟音臬司(按察使)亲人多贤乡,招抚罗华观,罗华观假装答应招抚,但聚众如故。  

  咸丰七年(1857)春正月县令彭昌集率同绅士,带潮勇300人,人冠盖乡,先攻寨上庙,连日炮伤潮勇多名,20多天才攻破。2月中旬,移营长行乡,收复七村,并攻破平地街贼巢,擒获贼70余名。审讯后,凡是广东土匪,即斩首示众。至三月下旬撤潮勇回郡。  

  同年二月英国炮船入侵梧州港,沿途测绘海图。  

  同年闰五月上旬大成国陈开、梁培友、李文茂、区润等由浔郡而下围攻梧卅。罗华观据多贤、浔阳两乡,断粮道,潮勇守城,义军屡攻不下。  

  同年六月李木火知道梧州府城被义军围困,再次起兵占据广平圩。  

  同年七月城中粮尽,饿死者大半。县令彭昌集出城往东安办粮,路经多贤、浔阳,被罗华观掳于戎圩大营处决。后生员何培等带练勇百名入乡运粮,半途被义军消灭。武弁苏海领广东兵战船来援,至德庆被义军打败,掳至戎圩处决。梧州被围困100多天,于八月初十夜知府陈瑞芝弃城逃遁。臬司黄钟音出城被杀,随官兵逃跑的数万百姓,为浔阳义军所截掳。破城时学使沈炳坦、副将蒋福长、典史王锡惠均被处决。陈开、李文茂、区润仍居艇不登陆。罗华观率众入城,踞学院称秀江府,改县为秀平县,军师禤士祥任知县,长洲乐光三等皆为大头目。  

  咸丰八年(1858)广东提督昆寿、知府陈瑞芝带水师来梧镇压义军,义军闻官兵至,先在下河抵抗,大败于封川,梧城支持不住,大部分义军退往浔州。四月十七日,清兵收复梧州,罗华观突围而去。在城家属(罗华观父罗举科等)和知县榻士祥全被杀害。罗华观率队伍攻打团绅胡三畏,打死练勇黄建勋,占领头三堡,华观屯兵夏郢河口,设厂抽税。  

  咸丰九年(1859)英法等国军舰多次入侵梧州,测绘地图。  

  同年二月大成国部队与罗华观联合,占踞将军滩、人和圩,分泊戎圩,三月攻梧州,被都司陈福昌击退。八月再攻梧州,打死都司陈福昌,梧城攻不下。  

  同年七月广东天地会陈金刚、李荣杨等率众由封开入贺县,到东安石桥与罗华观会合,进攻多贤、浔阳等乡,攻破思德乡马水村武伦寨。又攻纯冲、大岸、大坡等寨,因团练固守未破。后占踞安平乡,攻破利水寨。  

  同年八月前布政使蒋益澧督楚勇,由贺县进攻东安、多贤、浔阳等乡,罗华观败走,抚河遂通。  

  咸丰十年(1860)五月新地土匪石磨大、石磨三率匪数百名,攻抢冠盖乡下思文村,杀死村民500余人。  

  咸丰十一年(1861)两广总督劳崇光,命惠州碣石镇李杨陛督水师由水路,前布政使蒋益澧督楚勇由陆路进攻浔州,惠潮嘉道刘式恕由梧进兵,水陆夹攻。大成国闻报,陈开、罗华观、李发、周群英、陈曙良等率领战船300余艘,沿江而下迎击,清水军以铁链串船到列江中。农历七月十四日在平南丹竹江(古雍雄)大战,义军大败,几乎全军覆灭,十六日大成国都浔州被蒋益澧督楚勇攻陷占踞。陈开欲与黄鼎凤会合,至横州大滩被清团练捕后而牺牲。罗华观投贵县黄鼎凤,后于1863年5月在贵县桥圩战斗中重伤后牺牲(一说罗华观不知所终)。  

  同治元年(1862)平乐乡古萨匪首吴侏等掳泗化洲采樵妇女30余人,团练追捕不及。  

  同年三月长行乡李木火与须罗张华光、寺良黄大等率数千人,攻破富观、调村等村,掳男女老幼千余人。(民国《苍梧县志》记载,被杀是126人)。  

  同年四月张华光与藤县寺良、苍梧大坡等地的暴动者七八千人,攻破冠盖乡思务村,团练被打死很多,并占领大坡街、成村一带,十五日又破思文村,杀团总武生冀宾光父子及练丁不计其数(民国《苍梧县志》记载,被杀是271人),五月上旬知府赵元横派兵往冠盖乡进剿,张华光败退回新利村。  

  同治二年(1863)正月吉阳土匪焚劫思仍村,进踞地麻三村,杀男女百余人,掳去200人,又攻僚村及对河斗鸡山口。团练请兵剿捕,官兵由戎圩进入,团练协同潮勇过河四路夹攻,杀贼数十名,土匪解散,吉阳乡平定。  

  同治三年(1864)二月长行乡清官军千余围攻广平,四月二十五日用地雷炸死暴动者200余名,其余自行解散。  

  光绪元年(1875)梧州始用煤油。到1904年遂有石油商员记公司,其后有亚细亚、美孚行各洋商。  

   光绪十年(1884)正月在梧州安设莫尔斯工人电报机与广州通报。  

  同年二月在梧州大南路城楼设梧州官电分局。这是梧州最早的电报局。  

  同年孙汝霖再任苍梧知县。  

  光绪十一年(1885)梧州绅商学各界众召集紧急会议议决:(1)永远不准西教士入广西境内居住;(2)永远不准西教士在广西开设福音堂。  

  光绪十二年(1886)梧州至桂林电报线动工敷设,全长645里(322.5公里)。十三年四月十五日(5月17日)竣工。  

  光绪十八年(1892)梧州始有平安公司轮渡来往于广州梧州之间。  

  光绪二十年(1894)十一月康有为由广州到梧州,曾在广仁书院(在今广仁路)讲学,后去桂林。  

  光绪二十二年(1896)梧州厘金督办谭国恩和官绅捐资委托县人严式镠在梧州城内旧常平仓基址,创办中西学堂,开设国文、英文、算学等科,初具新式学校之雏形。该校为广西最早的中学堂,为今梧州一中的前身。严式镠字侣尘,梧州人,优贡出身。光绪八九年间(1882~1883),他在传经书院创办大馆私塾。  

  同年底康有为由穗赴桂途经梧州。逗留多日,曾在传经书院(今文化路小学)讲学,宣传变法主张。  

  同年允许外国船航行内河。以后英渣甸洋行有龙山、龙江两船,普安公司有威海一船,由梧州行驶广州。渣甸与天和、人和三洋行又有和平、和贵、连滩、新会、镇安、镇威等船由梧州驶往香港。  

  光绪二十三年(1897)正月初三日(2月4日)《中英续议缅甸条约》附款草签。该款规定:“将广西梧州府……开为通商口岸,作为领事官驻扎处所。”清政府代表李鸿章与英政府窦纳乐于六月初六(7月5日)在北京互换条约文本,条约正式生效。驻梧州首任领事为博诺德.谢立山。  

  同年五月初四(6月3日)梧州正式开埠。五月初五(6月4日)在梧州府苍梧县虞帝庙上大东桥下设立海关(洋关、新关)。首任税务司为英人阿岐森,关员由英人、葡萄牙人充任,掌握实权。辖界自西江梧州抚河口起至德庆州鸡冠石止。清政府以桂平梧盐法道为海关监督。  

  同年五月初五(6月4日)在梧州设邮政局,附设于海关。光绪三十年(1904),梧州邮政分局升为梧州邮界总局,直接受北京税务司管辖。其下辖广西大部、贵州部分地区共10个邮政局。  

  同年英国首先在梧州设立领事馆。英领事用铜钱24千(贯)强行在白鹤山建英驻梧领事署。随后,日本、法国、葡萄牙等国也在梧州设领事。  

  同年外商长洲号、粤西号两轮驶进梧州,之后来往于梧穗、梧肇之间,人和洋行龙州电船上驶南宁。此后,英、美、葡等外国轮船陆续驶进梧州。  

  同年基督教宣道会在大中路建第一间教堂,不久,在白鹤山顶购得9亩土地建筑楼房(1902年落成)。  

  同年基督教浸信会在大东路把原传教基址改组成立教会。  

  同年英国基督教惠师礼会传教士麦路德到梧传教,在古较场(今工厂一路)创办惠师礼会西医院。这是梧州最早的西医院。  

  同年法籍传教士司立修正式在梧州建立天主教教堂,传播天主教。  

  光绪二十五年(1899)六月梧州三社居民1000余人反对官绅私租水位地段给英国渣甸洋行,影响挑水及洗东西,后被苍梧知县威胁解散,后称“三社事件”。  

  同年美国基督教宣道会在四坊路创办建道圣经学堂。二十九年(1903年)后,发展为男女两校。民国28年(1939),两校迁到白鹤山顶,合为一校称建道圣经学院。 

  光绪二十六年(1900)五月英国派炮舰沿江溯流,经梧州至横县大滩测探航道。  

  同年陈占书任苍梧知县。  

  光绪二十七年(1901)七月诏命以后考试废除八股文,改用策论;停止武试,以武备学堂储备人材。  

  同年十一月将梧州府关划归新关(洋关)管理。  

  光绪二十八年(1902)四月在桂江下游开设福安公司机器厂,以修理小轮船为主,资本白银37两。这是梧州最早的现代化机器厂。  

  同年香港英商太古洋行的连滩、新会两艘大型客货轮,澳门葡商的高亚、的利两艘大型浅水客轮均行驶梧州至香港航线。  

  同年航行在梧港、梧穗线的客货轮还有法国的“里保第”号,华商的新安、和贵两艘。  

  同年梧州设立警察机构,当时称巡警总局,附设在城北储济仓内。后来,丁乃扬转移办团练之款改办巡警。宣统元年(1909年)改为苍梧警务长公所,以塘基街(今大中路)五属公馆为所址。  

  光绪二十九年(1903)闰五月二十九日(7月23日)知府周天霖拨屠捐、柴竹捐为经费,改中西学堂为梧州府中学堂,招生百名,分正取、备取,设修身、国文、历史、地理、英文、算学等科,以候补道粤人沈赞清(雁潭)为学堂总理(校长)。同年十二月九日(1904年1月25日)广西官银钱号在梧州设立分号,发行缮写的票面金额纸币(类似今之现金支票)。同年覃宝珩任苍梧知县。同年梧州建成永清堂(水龙局),是梧州最早的机械化消防机构。同年英商人和洋行到梧州设立分行,购置水筏、货栈、码头,拥有镇威、镇波两艘客货轮,航行于梧穗线。  

  同年美国浸信会传教士麦惠来在今梧州高地路筹建思达医院。  

  光绪三十年(1904)正月巡抚柯逢时因废厘金行统税,把各种土货过境税统计一次缴清,全省哗然。梧州商民反对最烈。初十(2月25日)开始罢市,船只停开,货不过埠,要求取消统税,撤统税委员程道元的职。罢市坚持到二月初,后采取折衷办法解决:各货减成征税,凡货在梧州销售者,纳税一次;如转运内地者,先纳半税,至行销地再纳完税。商民认可,二月初六(3月22日)复市。  

  同年二月容县人陈祖虞(又名协五)、陆宠廷等在梧州药王庙、沈公祠创办私立国民学堂。学董、教员都聘请有革命思想的人士担任,学生有180人。该校讲授新学,宣传革命,学生均穿制服,剪辫子。后受到官府和旧势力迫害,三十二年(1906)被勒令停办。  

  同年四月官办的梧州工艺厂开工,有工徒二三百人,织造土布、藤器、竹器、草席等手工艺品。工人是由各县送来学艺的,以便将来回去当师傅,逐渐推广。  

  同年六月英国委托太古洋行来梧州招工,开发南非。工期3年。应募的人不多,官吏就把一些战俘监犯充数(部分被查出退回),约数千人。  

  同年改凤台书院为高等小学堂。城南、城北、城中蒙学堂相继筹备。各校均于第二年正式开学。  

  同年美国基督教浸信会南方差会国外布道部在梧州今高地路开办的思达纪念医院建成开业。  

  同年宋彦成任苍梧知县。  

  光绪三十一年(1905)正月十一月(2月14日)广东官银钱局梧州分局正式开业。这是外省最早在广西开设的官方金融机构。  

  同年七月梧州商界响应全国拒约号召,反对美国虐待华工,开展抵制美货运动。商民齐集粤东会馆订立拒约章程,严禁商店卖美货,派出暗探侦察,执行严格,一直坚持到次年。  

  同年七月知府庄蕴宽在冰井寺创办冰井学堂。即今梧州高中的前身。  

  同年十二月上旬梧州全学界举办第一次运动会。  

  同年设局抽土膏(鸦片烟)税。  

  同年在梧州水城正式设置导航木杆船浮标,共16具;同年于苍梧县沿江水域区设置分为三角形警浮船和木杆警浮船两种16具。二者均为广西内河设航标之始。  

  光绪三十二年(1906)正月同盟会领导人黄兴(化名张守政)从香港秘密来广西,在梧州召见同盟会员,布置工作,后去桂林。  

  同年二月(3月)平乐、梧州两府会党复起。同年十月广西巡抚林绍年命令梧州知府高凤岐在长洲开办蚕业学堂,以李衡宙为监督,梁廷栋、邓敬惺等为负责人,教员为留日学生。初招收浔、梧两府青年50人入学,分为本科(定期两年半毕业)、别科(一年毕业)2班。同年庄炎任苍梧知县。同年在传经书院创办苍梧师范讲习所。同年美国基督教浸信会在梧州创办宏道女子学堂和开明学堂(后改称培正)。同年同盟会从香港派韦立权、刘培嵚、谭钊英来广西,在梧州大南门外文明书阁和浔州大湟江广亨号设立通讯联络处,并秘密发行民主革命报刊。当时发行的报刊有:《民报》、《革命军》、《警世钟》、《猛回头》、《驳康有为政见书》等。  

  同年天和祥船舶修造厂在梧州装造出电光客货电船。第二年,该厂又装造电龙、电马、电泰、电行等客货电船,参加梧州至南宁线航运。  

  光绪三十三年(1907)五月初七日(6月17日)德国兵舰青岛号经梧州驶南宁,在邕停留月余。  

  同年六月初四(7月13日)法国兵舰亚居士号经梧州驶至柳州。  

  同年六月梧州商务总会经朝廷农工商部批准成立,总理戴曾谦、协理苏智邦。是为广西近代商会之始。  

  同年十月二十日(11月25日)因英国轮船西南号在肇庆河面被劫,英国遂借口中国没有缉捕能力,派军舰和鱼雷艇4艘强入西江,强令中国船只停船检查,封锁封川江口,击沉中国拖轮广西号油轮,拘押华轮的护勇和船主,在西江河面开炮攻击梧州守军。水兵在梧州登岸,荷枪入市寻衅。日本及两广留日学生七八百人在东京集会,通电反对英国夺取西江缉捕权。  

  同年在苍梧县设劝学所,管理全县教育,所长为邵谦和。并设县教育会。  

  同年天和洋行派出电船4艘开辟梧州至柳州航线。  

  光绪三十四年(1908)二月(3月)广西将培养初级师资的任务分由各道府负责。平(乐)梧(州)浔(州)玉(林)合办初级师范学堂,校址设在梧州冰井学堂,并于当月开学。  

  同年四月梧州商会倡议集资购买轮船,从渣甸、天和、人和3公司垄断中收回航权。并集资30万成立西江航业股份有限公司,购置轮船8艘,航行梧港、梧穗、梧邕线,提出“中国人、货搭中国船”的口号。十一月,又成立了梧穗港华资西兴轮船公司。  

  宣统元年(1909)六月苍梧县成立自治筹办研究所,以县人周之济为所长。  

  同年立宪派陈太龙、进步人士甘德蕃(平南六陈人)、同盟会员蒙经等在梧州创办《广西新报》,是梧州最早的现代报刊。稍后,同盟会员甘绍相(日三)、区笠翁、杨文光、侯雅鸿等亦创办了《广西日报》,宣传革命思想。  

  同年梧州抵制日货。  

  同年徐绍桓任苍梧知县。  

  同年思达纪念医院创办初级护士学校,梧州始有学校医学教育。  

  同年莫荣新升任广西巡防队帮统,驻兵梧州。  

  宣统二年(1910)正月中国红十字会梧州分会成立。第二年冬在考棚街(今大中上路)设中医门诊,并于府巷(今和平路)盐仓设西医住院部。  

  同年正月二十日(3月1日)由广西官银钱号梧州分号改组的广西银行梧州分行开业。  

  同年七月知县金开祥开办初等农业学堂及蚕业讲习所。  

  同年十一月初一(12月2日)梧州商埠审判厅、苍梧县初级审判厅成立,分设民事、刑事法庭,并配置各级检察厅,独立行使职权。  

  同年广西内河商船总会在梧州成立,选周之济为总理,麦应沧为协理。  

  同年中国同盟会广西分会在梧州成立,会址设在沈公祠,刘崛任分会会长兼主盟人。香港同盟会南方支部派李铁汉、陈济垣来梧工作。  

  同年同盟会员区翌翁等在梧州创办《梧江日报》,宣传民主革命。  

  同年苍梧县城厢议事会、董事会,县议事会成立,城厢议事会议长区家彦(翌翁)、副议长陈彝,议员20人。董事会总董林绎,董事梁应时。县议事会议长胡裔麟、副议长麦应沧,议员28人。  

  宣统三年(1911)三月孙中山派刘崛潜回梧州设立同盟会广西分会,领导梧州、浔州的革命活动。梧州成为广西同盟会活动的中心。  

  同年六月十五日(7月10日)梧州、龙州两埠商界通电反对清政府以铁路国有为名,收回民办粤汉、川汉两铁路转资外国。  

  同年九月初九(10月30日)武昌起义后,刘崛联络数千绿林武装控制了西江,利用广东的革命形势,发动藤县、苍梧会党进逼梧州。同时梧州同盟会员区家彦(翌翁)、甘绍相等人接香港南方支部电报,在他们主办的《梧江日报》发布号外“京陷帝崩”的消息。市民奔走相告,欣喜若狂,并鸣放鞭炮,以示庆祝。桂平梧道沈林一不知所措,任由群众所为。  

  同年九月初十日(10月31日)上午同盟会广西分会遵照上级指示,在梧州东门外鸣盛戏院,由区翌翁、甘绍相主持召开梧州各界代表会议。除群众外,各党派、团体也派代表参加。会上区翌翁、甘绍相发表演说,并庄严宣布。今武昌振臂一呼,首义独立,脱离清朝,各省纷纷响应,我梧州人民应奋起响应,宣布独立,还我河山。”  

  同年九月初十日立宪党人林绎、陈太龙,同盟会员甘绍相等数十人冲入盐法道署,强迫道台沈林一交出印信。  

  同月十日下午由区翌翁、甘绍相、区绍璜、陈季川及立宪党人林绎等人约集各界士绅和群众千人左右,在梧州府中学堂(今市三中处)召开大会宣布梧州独立,成立梧州军政分府,推举赋闲家居的绅士周之济负责主持。梧州市民纷纷剪去辫子,以庆新生。  

  同年九月十四日(11月4日)梧州旧官绅道台沈林一、防军统领宋安枢、绅士钟萼等在文昌宫集会,成立梧州保安公所,推举保皇派林绎为所长,实行所谓自卫、自保,任沈林一为梧州税关监督,知帝张德渊、知县张祖拭照旧办事,武官统兵不变。广西提督陆荣廷于当日派亲军标统任福黎率新军一营驻防梧州,控制要害地区。刘崛组织民军2000人,集中在梧州要求道台沈林一交财政、知县张祖拭释放狱中犯人。而沈、张等得到林绎支持,不肯答应。刘崛忿而欲杀林绎,林绎避入思达医院,不敢上班。  

  同年九月二十八日(11月18日)广东民军首领王和顺派巫其祥率民军近300人,乘轮船及鱼雷艇由广东都城赶抵梧州,声援梧州革命。当巫军鱼雷艇抵达南门外书院码头时,受到任福黎新军与宋安枢防军埋伏水陆夹攻。当场死亡七八十人(一说100多人),被俘40余人,船只被毁坏,巫其祥率残部返粤。  

  同年九月二十九日(11月19日)任福黎把俘虏和城内被捕的会党10多人,一起押至百花冲进行残杀。  

   同年十月初一日(11月21日)梧州各界官绅仿桂林“独立”模式,于梧州府中学堂召开各界代表会议,组织梧州临时军政分府,推举道台沈林一为总管。分府于十月初三日(11月23日)正式成立。初四日(24日),临时军政分府制定镇压革命党人的法令。  

  同年十月二十八日(12月18日)梧州设民军征集所,委任刘崛为征集所所长。该所在南北达成和议后解散。  

  同年十一月五日(12月24日)广西都督陆荣廷率兵数千人抵梧州,并派亲信黄榜标等坐镇梧州。十一月一日(12月31日),改任黄榜标为梧州军政分府总管。黄榜标于十一月十四日(1912年元月2日)正式就职。陆荣廷姻亲龙觐光后屯兵梧州,杀害革命人士。不到半年,革命党人先后在梧州被捕杀的有400多人,有时每天多至四五十人。  

  同年十一月广西都督陆荣廷要求南宁、龙州、梧州3海关把税款缴给军政府。3关洋税公司接总税务司英人安格联密令,拒绝交款,不接受新政府领导。  

  同年藤县著匪周绍梅率匪徒数百人,抢劫倒水市(圩),毁多贤、平政、思德3乡团局。  

  同年安平匪党纠众围纯冲罗姓山寨,军政府发兵剿捕。其他乡亦有群匪抢劫,乡团防军不断剿捕,匪迹有所收敛。